您的位置: 全球教育网> 职业教育> 本文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仍是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

发布时间: 2020-12-21 10:25:36      来源:网络      作者:职业教育

  小知识,大有用!在这里为大家分享的是职业教育如何破局,仍是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在学习生活中有人或多或少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下面就是小编为大家的解惑,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仍是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


  中国职业教育的大是显而易见的。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的最新数据,中国现有中等职业大学10340所,高等职业大学1423所,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初步建立。

  大而不强,多而不精,是中国职业教育快速发展后的新痛点。虽然分别占据了高中阶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一半,但职业教育仍然是教育事业的弱点。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仍是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

  国家很着急

  国家非常重视职业教育。但是,作为产业主体的企业不想参加,作为学习者的个人也不想接受。这是长期困扰职业教育发展,没有有有效解决的重要问题。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徐国庆节说。

  事实上,在决策者看来,职业教育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教育问题,它关系到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家曾尝试以职养职,将职业教育从行业、企业中剥离,走市场化路线。事实证明,这样的政策选择导致了中职教育的快速滑坡,随之而来的技术人员不足。

  从2002年到2005年,国家史无前例地连续三次召开全国职业教育会议。2005年会议上,时任总理温家宝宣布十一五期间,中央财政对职业教育投入100亿美元,开启了国家对职业教育大规模投入的序幕。

  把这几年的政策联系起来,就会发现职业教育这个弱点,国家很着急。义务教育普及后,教育投入的增加是优先发展学前教育还是职业教育?事实上,迫于经济需求,我们仍然选择加快职业教育的发展,然后弥补学前教育的短板。北京师范大学职业和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和震教授分析了《中国新闻周刊》。

  和震认为,发展职业教育是被发达国家证实的道路。他说:任何国家进入工业化中期,经济对技术人才的需求都会急剧提高,职业教育的价值也会得到广泛认可。

  作为研究者,和震一直讨厌使用平民教育差生教育等概念,反对给教育和人贴上标签。不能说某种教育适合某种人,职业教育类型化的核心是课程性质的差异。与普通教育相比,确实不同,但不可替代。

  这种不可替代性是双向的:它不仅满足了社会对专业技能人才的需求,还丰富了个人选择——尽管有些是被动选择。更重要的是,职业教育为老百姓、弱势群体提供了最基本的教育保障。中国职业大学90%以上的学生来自普通家庭。

  和震认为,国家对职业教育的投入是非常值得和划算的,既提高了国民素质,又避免了很多社会问题。在这个意义上,他认为职业教育的政治正确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学生、经费、深入研究渠道。

  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当前职业教育领域的突出问题。据分析,除了以示范学校优质学校为代表的10%,职业学校剩下的90%的日子不容易。

  前几天,在全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现场会上,东部某省教育厅副厅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职教育严重营养不良,高职教育长期处于亚健康。

  严重营养不良是指基本工作条件差。这位副厅长说:中小学有教室,有黑板,有好老师就行了,但职业教育不行,需要实训,需要大量的经费投入。职业教育就像上世纪七十八年代的中国经济,还处于不发达的阶段。

  没有独特的偶然,中部某省教育厅副厅长在现场会议上也表示了中职教育基础不牢固,教育体系就会动摇的担忧。学生、经费和深造渠道是他关注的三个问题。

  根据官方数据,近年来中职招生数量呈逐年下降趋势,高中招生总量的比例维持在40%左右,原本相当大的职务比例逐渐失衡。中职教育的蛋糕越做越小。

  高职院校的资金状况也不容乐观。与普通大学相当,2018年全国12013亿高等教育经费总投入中,高等大学只有2150亿元,相当于总额的零头。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仍是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


  职业教育地位低,资金少,必须承受普通教育畸形发展的恶果。

  本科教育因重病缠身.上述东部某省教育厅副厅长在分析职业教育困境时表示,二十年前,中国本科教育包括大中专教育都是精英教育。1999年高考扩招考试扩大后,高等教育大众化,培养模式仍然是过去的精英教育模式。社会人才结构应该是金字塔型,但我们的本科教育占那么大的比例,分布结构严重偏移。

  引人注目的新趋势是,不能就业的本科毕业生中有高职、中职的回炉再造。这些普通本科大学的毕业生不高也不低,想当白领没有那么多职场,想当蓝领也没有技术。这位副厅长说。

  从2014年开始,国家多次提到考试地方普通高中向应用型本科转变,使高等职业教育这一领导者更有魅力。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大部分本科学校都不积极。相反,各种高职院校对升本充满热情,想去职业化。

  2015年,当时教育部长袁贵仁公开表示原则上中职不升为高职,高职不升为本科。根据产业、行业发展的实际需要,国家希望保持适应、稳定的中、高职结构,希望各学校各安其位,各尽其能,各得其所,在各自的定位上下功夫。

  今年6月初,最初的15所高职大学升格为本科的职业大学,但是改变了名字,不改变的是职业属性。这15所高职无一例外是民办大学,升格后,学校名称留下了职业这个词。

  教育部副部长孙尧在全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现场会议上再次表示,高职专业已经不能升格为本科(去职业化)。

  同时,孙尧代表教育部表示,全国1200多所普通教育本科大学,除以双一流为代表的研究型大学外,至少应该向专业能力和技能指导的应用型本科转变一半。

  企业是用户,是神

  以服务为宗旨,以就业为导向的职业教育,自然要与企业紧密结合。校企合作、产教融合也成为职业教育的重要特征,但在实际工作中却形成了政府主导、学校本位、企业缺位的尴尬局面。

  2019年4月,发展改革委员会、教育部共同发行了《建设产教融合型企业实施方法(试行)》。该办法表示,进入产教融合型企业认证目录的企业,给予金融+财政+土地+信用的组合激励,按规定执行相关税收政策。教育部同时公布了24家前期重点建设培养的产教融合型企业建议清单。

  教育部副部长孙尧在全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现场会议上强调,假如学生是我们的产品,企业是我们的用户,是我们的上帝。一定要动脑筋,想办法调动企业的积极性,让他们感兴趣,合作。

  政府希望通过政策的指导,改变校企合作冷热的现状。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加快产教融合,仅靠一些示范企业是不够的,必须以法律形式明确。

  实际上,以法律形式保障校企合作、产教融合中企业的地位和利益也提到了多年,但《职业教育法》的修订迟迟不能落地。1996年诞生的这项法律虽然有很多宣传性,但规定性、约束性不强。

  2008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职业教育法》修订列入年度重点工作,但实质性修订仍未完成。今年2月,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再次提出,推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为职业教育改革创新提供重要的制度保障。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仍是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


  综上所述,职业教育如何破局,仍是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难题。小编已经给出了详细的解答,如果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可以评论区留言,大家互相探讨。


猜你喜欢

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重视前所未有,职业教育的资助政策更加完善。

职业教育有什么优点?为什么要发展职业教育?

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是促进社会就业、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途径。

tag标签

本文网址:http://zhgzxedu.com/zhiye/4897.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精彩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