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全球教育网> 基础教育> 本文

中国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断裂正加速教育畸变。过度竞争,谁是中国教育的真正敌人?

发布时间: 2020-12-15 10:32:28      来源:网络      作者:基础教育

  哈喽,又到了小编为大家解惑时间,今天为大家分享的是中国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断裂正加速教育畸变。过度竞争,谁是中国教育的真正敌人?在日常学习生活中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在这里整理了一些资料和答案,希望能够帮助大家。


中国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断裂正加速教育畸变。过度竞争,谁是中国教育的真正敌人?


  中国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断裂正加速教育畸变。

  我们对中国基础教育的新形式进行了研究,对中国家庭抚养孩子的支出和课外辅导问题进行了概述。经过两三年的研究,我们大概得出了几个结论。所谓中国基础教育新模式,是指基础教育的教育提供者。我们原本以为关注体校就够了。后来发现大家都在课外上辅导班,有的地方出现了私塾打垮公学的问题。因此,我们系统地研究了课外辅导机构、民办学校和教育技术企业、网络教育等。在此基础上,我提出了几个大胆的观点,我称之为面对拉美教育在中国的挑战,即一些城市最好的小学和初中都是民办的,而高中则是另一回事。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政府一直在投钱,这个问题还是出现了?我们也在反思,免费义务教育是否导致学校失去了财务自主权,割裂了校长和教师直接与家长进行市场交易的制度安排,使得每个人都要去私立学校。

  在我们财务室,同事对公立和私立学校的态度不一样,我是少数。我坚持公立学校要做好,但我的同事大多不同意,因为公立学校背后有学区的问题,不如让私立学校做好。在北京买学区房,得借钱卖铁锅。上私立学校不是几十万的学费,所以我说我是少数。今年2月有记者采访我:为什么我们中国孩子这么焦虑?他引用了我的观点,因为中国孩子生活在一个高度选择性的社会。

  很多教育负担不是发生在学校内部,而是发生在学校外部。学习好的和家境富裕的都会参加课外补习。我们提出了几个观点:

  首先,中国教育的新形式非常复杂。我们研究课外辅导机构,发现精英高中是课外辅导机构最重要的孵化器,这种生态关系非常复杂。北京最有名的课外辅导机构有两个系,一个是清华系,一个是北大系。未来显然是北大系,高斯也是北大数学系的。他们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我非常钦佩刘彭芝总统为中学生举办奥运会。其他学校都请了有经验的教练。据说当时刘校长直接请了北大数学学院的一、二年级学生,这些北大学生发现有一个校外补习业务,回报很高。今天是美好的未来,现在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教育公司。

  在中国过去的20年里,所谓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发展战略已经被严重打破。这种断裂导致了我们现在面临的许多问题。断裂在于高等教育不断拔尖,导致北大、清华等一批学校有这么多顶尖资源,钱代表质量。孩子上本科四年,学校的投入和聘请的知名教授数量直接相关。老百姓也明白这个道理。高等教育不断拔尖,但基础教育不断均衡。

  今天讨论的许多问题都与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分离有关。我刚才说的拉丁化,主要与义务教育免费制度有关,因为免费制度意味着公共教育的规范化、常态化,可能难以满足中高收入家庭的需求。但是我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现在不允许办重点学校,不允许分班。那么公立学校如何满足不同层次的家庭和不同孩子的学习兴趣的需求是一个问题。


中国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断裂正加速教育畸变。过度竞争,谁是中国教育的真正敌人?


  第二,优质高中的拔尖问题。最近,教育和金融领域的人都在谈论公立学校的几个热点问题,比如顶尖中学、集团化办学、民办学校自主招生等。我觉得不应该用尖板子打私立学校。大概在2007年和2008年,财政部接受了一个评估,当时宁夏有一个“一号工程”。当时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想在银川新建两所高中,实行拔尖制度。八个贫困县排名前20%的学生被安排在这两所高中。他们想让我们评价一下这两所高中是如何成功地把人才输出到北大和清华的,但是我们说你不能这么做,因为这影响到宁夏的整个教育体系。

  比如某县前20%的学生被挤走了,影响了老师和其余学生的士气,应该对整个区进行评估。他们还是支持我们的想法,让我们收集宁夏所有初中近十年的数据。我想证明它造成了负面影响。后来我发现,这项政策实施后,宁夏农牧民子女和贫困县儿童的比例增加了。好像负面影响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背后的机制非常复杂,我们应该用更多的数据说话,而不是轻易用自己的情绪来主导自己的判断。衡水争议很大,但要做更严谨的研究。我觉得我作为一个教育领域的研究者,没有信心做出任何判断,因为我觉得我们在研究上严重不足。

  第三,教育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别人谈爱情,我们谈钱。别人讲思想,我们讲制度,讲技术。教育中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确实是我们一直非常关注的问题。为什么我只是泛泛地谈基础教育,因为我觉得我们谈高中教育不是很有信心。据我个人观察,搞教育金融的人都不读普通高中,各地政策制定者都不愿意让你好好了解普通高中。但是高中教育很有意思,承上启下。普通高中介于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之间,介于政府和市场之间。过去“名校办私塾”,教育集体化。现在有房地产开发商和资本市场介入。希望进一步学习。

  过度竞争,谁是中国教育的真正敌人?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取得了快速的经济增长。普通中国人已经习惯了随着经济浪潮改善生活,就像乘坐自动扶梯一样。因此,这一时期的教育总体上是家庭地位和财产的保护机制。今天,经过4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一方面社会结构趋于稳定,另一方面财富阶层出现,“第二代”崛起。这是中国教育今天面临的一个复杂的社会形势。

  另外,在中国特有的独生子女政策下,80后是第一代独生子女,现在他们的孩子,第二代独生子女也入学了。独生子女家庭的父母充满焦虑,不能让孩子失败,甚至接受他的平庸。此时的教育已经不是教育,而是成为现代社会核心利益分配的权威代理人和社会地位代际传递的主要渠道。学历看似个人分数,个人成就,其实是靠家庭这个单位的积累和投入。

  这就是布尔迪厄“社会炼金术”的核心,成功地将第一次分配的特权地位与后天获得的成就因素结合起来,将前者与后者相掩盖,从而为第一次分配的特权地位留下了一个隐秘而多元的游戏空间。

  中国社会有着深厚的教育和平等的历史传统。今天,“赌命运”已经不是个人的命运,尤其是对于独生子女家庭,是整个家庭的命运;这个“本事”已经不仅仅是读书人的勤奋学习,而是一个家庭的不断投入。抵御“衰落”和争取“向上”已经成为所有阶层(包括中上阶层)代际传递中的深层紧张甚至日常焦虑。然而,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今天,那些经过考验后想改变命运的贫困儿童面临着更大的困难。

  回归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的对立。事实上,考试有其合理性,质量有其合法性,但在现实中,它们都在教育的功利主义下被扭曲了,导致了各种问题。激烈的竞争逻辑,把原本崇尚教育公平的理想主义者,变成了精明、体贴、务实但琐碎的教育功利主义者。

  这是龟兔赛跑2.0版。1.0版侧重于知识获取。2.0版淡化了考试的选择功能,提倡多选。因此,学科竞赛、必修课、自主招生等方式大行其道。自主招生的初衷是互相学习,但马市突然热闹起来,出现了马贩子和动物驯马师,良莠不齐、真假难辨的“千里马”突然大量出现。高考、竞争、自招都很快被功利逻辑占据。所以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争论是一个伪问题,他们真正的共同敌人是功利主义。在功利主义的侵蚀下,各种“套路”被挖掘出来,无论是考试还是自主招生。在功利主义面前,新的选拔方式只是一个难度更大的智力体操,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


中国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断裂正加速教育畸变。过度竞争,谁是中国教育的真正敌人?


  综上所述,中国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断裂正加速教育畸变。过度竞争,谁是中国教育的真正敌人?小编已经给出了详细的解答,如果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可以评论区留言,大家互相探讨。


猜你喜欢

做有灵魂的教育,培养有灵魂的人。

特色课程就是以学生的“特需”需求为核心,特色课程有什么特点?

在荆州做个性化飞秒近视手术后,90后辣妈的真实分享

tag标签

本文网址:http://zhgzxedu.com/jichu/486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精彩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