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全球教育网> 新闻> 本文

外包时代结束,教育应面向学生的未来,而不是我们的过去!

发布时间: 2021-10-26 15:02:47      来源:网络      作者:wym

也许你也早就听说过最近校外培训机构一系列坏消息:精锐教育出现27亿学杂费被拖欠,瑞思教育退市警告,红杉和其他资本投资的轻声教育也突然跑路。今天小编就来和大家聊聊关于外包时代教育机构结束这件事儿~

投入资金又怎能得逞,又说,即使是没报班的父母,现在也要看“双减”后必须面对的新形势了:补课大潮退去,家长只能自掏腰包把家庭教育这一担子扛起来。

外包时代结束,教育应面向学生的未来,而不是我们的过去!

同时,前几天家庭教育立法又有新动作。

正在审议中的《家庭教育促进法》三审稿,不仅规定了家长等监护人不履行、不正确履行家庭教育责任的法律后果,此外,如果未成年人有严重的不良行为,将会受到监护人的训诫——“养不教,父之过”将正式成为法律,媒体称,如此才能“抓住家庭教育中失败者的病根”,从而“倒逼监护人承担家教的重担,有利于培养遵纪守法、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虽然校外教学机构重在“学分”,而法律重在“守纪律”,但是对于父母来说,结果却一样,那就是要抛弃幻想,要靠家庭教育去迎接新纪元。

对于《爸爸好极了》的专栏作家维舟来说,一方面对家长的要求越来越高,另一方面许多家长却不知该怎么办,而升学的焦虑依然存在。生儿育女也许从未像现在这样具有挑战性。

这篇文章只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欢迎大家在文章的结尾处进行讨论,配图来自电影小偷家族。

能「外包」吗?

为了了解该如何应对,我们最好先把发生的事情想清楚,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来的。

这是不能否认的:教育本来是家庭责任的一个重要部分。尤其在传统农村社会中,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组织单元,具有复合功能,何止是由小规模的教育,甚至可以说是为人们提供了“从生到死”的一切生命保障。

但是,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许多原来的家庭职能已经逐渐分离,最初可能是生产(现在还将家庭视为生产单位),后来的教育,如今,用弗朗西斯·福山的话来说,就是“生儿育女的作用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

外包时代结束,教育应面向学生的未来,而不是我们的过去!

在中国,本来就有一种很深的家教传统,所谓的“家学源流”历来被尊称为“无家教”,“无家教”是一种严厉的谴责。

直至一百年前,才有一些小学以上阶段的学堂可去,而童蒙教养则绝大多数中国儿童是在家中完成,而到抗战时期,1940年,全国迫切需要动员妇女投身救国事业,黄佩兰于1940年撰文呼吁,要让对家庭和社会“承担双重责任”的女性“有余暇从事抗建工作”,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必须建立托儿所和公共食堂,“使女性摆脱困境”。

在那个时候,能够专心致志地做家务活,养育孩子的现代主妇很少,性别分工却仍然没有消解,其后果就是大多数妇女都要苦干,家庭的双重负担,《妇女新生活运动》杂志上常常有这样的感叹。

通过这种方式,增加了可调动的人力资源,使女性“走出去”,各级机构纷纷成立了女职工托儿所。

尽管当时实际开办的托儿所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不尽如人意,但为了肯定和鼓励妇女参与社会,还是在大力推动社会承担了儿童教育职能。

1949年后,随着传统家庭的瓦解,女性的解放更加受到鼓励。

他回忆说,五十年代,陕西省妇联成立初期,把妇女送到田间劳动中,有组织地照料孩子是关键,“所以办托儿所,幼儿园也在解放妇女劳力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

更有甚者,“和自己的孩子之间只是偶尔接触,这被视为工作的一大特征”。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教育产业化兴起了,尽管它的争论一直延续到现在,但是在功能上,这些校外教学机构发挥了先前的延伸:为减少父母的负担,让他们花钱把原本在家里完成的教育任务“外包”出来。

它本来就是现代社会不可避免的场景,从养育、教育、结婚、家务事、护理、送终等等一系列生活事务,都可以交给社会公共服务,你只要专心工作,有需要就从社会系统中购买或接受服务。

在传统社会里,人往往“无所不能”,而现代人又别说自己做衣服鞋,甚至做饭也不见得会——下馆子就是。

社会分工越细,社会福利越充分发展,市场服务也越到位,理论上就越需要你自己来做,这一切都要靠自己来完成。

外包时代结束,教育应面向学生的未来,而不是我们的过去!

但是,正如日本学者岩田清在早先就认识到的那样,这些服务还不断地使人们丧失了自我生存的能力,因为他们不必发展以上的能力,依靠社会体系也可以生存。

即使穿着吃的东西可以通过市场来解决,问题是:教育也能外包吗?假如由学校、教辅机构来解决,那么家庭教育又有什么作用?这将带来怎样的社会后果?

怎样让教育回归家庭

相对于其他领域,教育确实很特别。由于没有人可以否认,家庭内部的亲密交往,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是家庭教育无法替代的作用,没有办法完全“外包”到教育机构。

社会学者蓝佩嘉在分析台湾中产家庭的东南亚女佣人时,在「跨国灰姑娘」一书中有一项有趣的发现:雇主必须同时将家务活和带孩子外包给佣人,但是由于担心孩子在情感上接近保姆而疏远自己,所以,他们经常会把一些事情留在自己的身上,比如为孩子做早餐,陪孩子晚上读书。

这样一来,她们从繁重的家务活中解脱出来,又把父母的形象和慈爱、关怀、精神相通联系起来,这个“不可外包”的领域扮演着构建亲子情感纽带的关键角色。

如这一观点集中于“亲子共处”的情感联结上,那么在英美,越来越多的父母将“家教”视为解决孩子教育问题的一种新思路。

外包时代结束,教育应面向学生的未来,而不是我们的过去!

而英国2014/15年期间只有34,000名儿童能在家里上学,到2018年,这个数字猛增67%至57,000。

许多父母认为在自己家中为孩子“度身定制”一套教育模式,可以更好地“因材施教”,让孩子脱离标准化的学校教育模式,成长为更加独特的人才。

在美国,“在家教育”运动规模更大,从20世纪末开始,就稳步增长:1990年仅为270,000人,1997年为100万人。在2012年,大约有180万儿童(占学生总数的3.4%)在家里读书,到2016年,这个数字增加到230万。

一部分原因是受疫情的影响,去年八月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多达10%的父母说打算让孩子在家上学,这个数字比以往增加了一倍。

为什么英美如此之多的父母热衷于自己的子女教育,归根到底是因为不满意学校制度。

德国早已建立了完善的基本公立教育制度,甚至到今天还禁止“在家教育”;但英美等国均为全国性办学制度后,民间对公立教育提出了质疑。

而且,教师在英美国家中的地位并不高,长期来看教师都是低层次的人才。另外,相对于欧陆国家而言,自主自由更加重视,许多父母宁愿自己亲自提供一种不寻常的教育。

外包时代结束,教育应面向学生的未来,而不是我们的过去!

这样做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够对孩子的专长给予特殊关注,自觉地引导其发展,而不去考虑标准化的课程。比如,孩子们特别喜爱音乐,但是在正规学校里,音乐课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对某个孩子的特殊照顾就更加困难了。

不难想象,这对父母的要求也相当高。不但要充分理解和尊重自己的孩子,还要具备对不同学科有一定理解的“全才”。

总体而言,家庭教育并没有统一的模式,因此,教出来的孩子往往很有个性和创造性,在专长方面比较突出,但不一定擅长主流制度教育的学科考试。

诚然,因为“在家教育”在美国早就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市场上不仅有很多书指点父母。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报导的全部关于此次外包时代结束,教育应面向学生的未来,而不是我们的过去的全部内容。


猜你喜欢

武大恋爱课“爆火”?教会大家如何学会沉浸式恋爱,挤不进去的都说“没恋爱谈了”?

国家卫生健康委:介绍儿童青少年近视情况,表明中医药在金石防控方面有一定的作用!

双减后,体育老师不够用了?探索退役运动员后的兼职情况吧!

tag标签

本文网址:http://zhgzxedu.com/xinwen/7676.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精彩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