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全球教育网> 基础教育> 本文

教培机构跑路后 家长维权路在何方;论那些教育上的艰难险阻!

发布时间: 2021-11-22 16:19:28      来源:网络      作者:wym

这个小孩刚上了九个月,突然被告知要停学。究竟怎么一回事呢,下面请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究竟怎么一回事吧!

教培机构跑路后  家长维权路在何方;论那些教育上的艰难险阻!

赵颖晨(化名)看着系统中剩下的171节课,觉得气愤而无助。来自江西省南昌县的赵颖晨,为了给孩子报了一家叫“一楼”的书画培训课,如今摆在她面前的是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南昌一书阁文化艺术学院今年10月18日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发表了致歉信,这所以青少儿书画培训为主的校外培训机构就位于南昌,在北京、九江、赣州等地,学校停办了教学服务,大批学生家长反映,他们给孩子报名的课程仍有很多剩余,“现在课没有办法上,”更别说要退钱了。

停学后家长面临的困境并非孤例。近日,《法治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许多非专业类校外培训机构都存在大笔预费、大量囤课甚至圈钱后“跑路”的情况。

而且近日教育部及其他六部门发布的《关于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监管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让不少家长看到了希望。通告要求,要尽快组织和完成本省(区、市)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监管工作,以及是否存在“退费难”“卷钱跑路”等问题开展集中整治。

教培机构跑路后  家长维权路在何方;论那些教育上的艰难险阻!

受访专家认为,非专业类校外培训机构由于其培训科目的性质,目前在监管方面可能存在一定的盲区,建议相关部门探索采取第三方资金托管等形式,同时,要健全对“跑路”机构负责人的责任追究机制,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教学机构销售也很规范。

父母的求婚很困难。

现在李昭在这个游泳训练机构还有8000多元的课程。三月份刚得知机构“走后门”时,她也曾尝试过与其他家长一起,寻找各种方式维权,甚至策划出钱一起聘请律师。但是由于牵扯的家庭太多,光是在维权群商讨维权办法,就耗费大家很多时间和精力。

他说:“如果真的要走法律途径,就需要更多的资金和精力投入,我想还是算了。金钱可以再赚,但不要总在浪费。」最后李昭选择了放弃抗争。与李昭做同样选择的父母并不多,在他们看来,后来的维权结果是怎样不明的,只好放弃。

「现在我觉得,能否要回剩余的学费已不是主要目的,我只想让「圈钱跑路」的人付出代价。」

范若说。

赵颖晨也决定继续维权。一书阁停课之初,学校领导也通过官方公告提出了一套解决方案,建议家长们可以利用现在的时间为孩子注册一个大型户外训练营。在这个计划遭到家长们的反对之后,家长们的负责人再也没有消息。

教培机构跑路后  家长维权路在何方;论那些教育上的艰难险阻!

「按他建议的计划,一个训练营开始24小时,或者说24个课时,实际上却变相地消耗了我们的时间。目前我们的要求是,如果不能上课,那就退还剩下的课时费。”

赵颖晨说。

十月底,她和其他几个家长向南昌县教育局投诉,要求退费。南昌县“双减”专班(县教体局、县公安局、县市监局)有关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并表示投诉材料已全部移交县教体局,接下来,“双减”专班将对停办民办学校所涉及的人员及退费数额进行统计,有关公安部门要对有关当事人进行调查,督促其尽快拿出退方案。

现在,赵颖晨等父母,一方面在等待官方处理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打算向法庭提起诉讼。“群组中还有家长提出要请律师,走法律途径。只要有组织,我就会参加。虽然这意味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我们还是希望得到一个公平的待遇。

不同的原因,机构之间的差异也不同。

不可让它继续野蛮生长。

范若等人的代理律师为北京市京兴律师事务所孙娜。直到今天,她还记得刚看到范若时的情景。“父母们又气又急,他们向我请教解决办法后,又拉了更多的家长。大家的要求都是一样的:要回自己的钱,让主管机构的领导受罚。”

根据孙娜介绍,范若等人的案件目前才结束调解,已进入执行程序,父母仍在等待执行结果,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孙娜代理过很多非专业类校外培训机构遇到经营问题的案件,就连她女儿所在的钢琴辅导班都有退学的问题。在有关案件处理后,孙娜发现,非专业类校外培训机构“跑路”的情况不尽相同。

「有些是被迫无奈的,例如培训机构的经营者、管理人员对行业缺乏专业技能或市场调查,导致培训机构经营不善。还有些培训机构直接出于恶意经营,一旦发现利润不是特别高,就想尽快收手,可能导致学生家长预先存下的培训费,再加上一些剩余课时,也无法退费消费。

教培机构跑路后  家长维权路在何方;论那些教育上的艰难险阻!

孙娜说。

对孙娜来说,家长们以后通过维权手段能否要回学费,与以上提到的机构“跑路”主观上是否存在恶意有很大的关联。“假如仅仅是企业本身的经营不善而造成停课关门,则需要看后续能否继续盘活,重新进入市场。否则,父母可能需要作为债权人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而且如果机构出于恶意,简单地为圈钱“跑路”,那么后续联系和执行就会出现无法找到责任人的情况。要根据具体原因评估是否涉及刑事罪。」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非专业类教学机构未来仍将面临一段动荡期。“在不同地区,与培训有关的不同主体对培训未来发展状况的判断可能不同,再加上各地区的管理措施不同,因此可能引发一些不稳定的情况。

对此,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认为,培训机构维权难,说到底还是预付费,而要解决预付费模式发展中的这些问题,关键是要保证预付资金的安全。

「现在大多数培训机构都将消费者预缴的费用提前投入到生产经营中,相当于将自己的经营风险转移给消费者,有些甚至故意用低价优惠的方式吸收预付费用,而不履行培训服务承诺,这对消费者也不公平。

陈音江说。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教授刘俊海表示,随着“双降”政策的出台,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生存空间急剧下降。相反,越来越多的父母选择给他们的孩子报一些非专业的校外培训机构。再者,不可让非专业类校外培训机构野蛮生长,必须把它纳入法治理性、透明的轨道,监管要及时跟进。

预支基金的监管刻不容缓。

独立管理体系的建立健全。

教培机构跑路后  家长维权路在何方;论那些教育上的艰难险阻!

国家教育部和其他六个部门发布的《通知》明确要求,非专业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或全部纳入监管。在教育、发展改革、人民银行、银保监、税务、市场监管等部门中,根据职责分工,加强合作监督,共同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在校外培训机构中建立收费监督相关信息共享工作机制,加强风险预警。

通告强调,各地要把预收费管理纳入日常监管、专项检查、年度考核和教育督导范围。应尽快组织和完成对本省(区、市)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工作,是否存在“退费难”“卷钱跑路”等问题进行集中整治。

对非专业校外培训机构的收费和运营问题,有些地方也出台了相关规定。例如,浙江省“双减员”试点金华市正式出台了全国第一批艺术、体育、科技、托育等4类非学科类培训机构设置标准,对举办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适用范围、明确了组织者、机构名称、培训地点、章程制度、培训教师、培训内容、启动资金等。

陈音江建议,对实行预收费银行托管的培训机构,应把预收费资金和自建资金分开管理。预支经费应按实际提供培训服务的进度,分批划拨至培训机构的帐户,如发生培训机构经营不善导致关闭或无法继续服务,则由托管银行将剩余资金退还消费者。

与此同时,他特别提到,设立预收费风险保证金的培训机构,应与合格银行签订协议,并向教育或其他主管部门备案,开一个风险保证金专用帐户,并存入一定金额的保证金,以保证其履行培训服务承诺及退费,保证金不能用作融资担保或其他用途。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报道的全部关于此次教培机构跑路后  家长维权路在何方;论那些教育上的艰难险阻的全部内容。


猜你喜欢

2021年乡村医生定向培养实施方案 ;2021年乡村医生定向培养政策详情

本轮德尔塔疫情会持续多久? 关于德尔塔疫情的专家指导建议!

近期双减政策已经彻底落地;作为家长  我们必须要清楚了解的事情有哪些?

tag标签

本文网址:http://zhgzxedu.com/jichu/794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精彩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