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全球教育网> 新闻> 本文

中学老师公开羞辱家长挣得少:当名利入侵学生教育,会有怎样的危害?

发布时间: 2021-03-04 07:29:02      来源:网络      作者:江苏省无锡市

原标题:中学老师公开羞辱家长挣得少:当名利入侵学生教育,会有怎样的危害?

作者 | Talk君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上个周末,挂在热搜上的基本没啥好消息,达叔最终没能战胜病魔,人们感叹又一个时代过去了。

紧接着,一条#天津一中学老师攀比家长歧视学生#又上了热搜榜,天津一个中学老师,对着台下的学生一阵指指点点,话说的很难听,别说老师,这根本不是一个成年人应该对学生说的话。

来,各位品品:

中学老师公开羞辱家长挣得少:当名利入侵学生教育,会有怎样的危害?

热搜之后,常规操作来了,老师道歉, 学校处理

中学老师公开羞辱家长挣得少:当名利入侵学生教育,会有怎样的危害?

表面事情已经结束,但网上讨论的话题并未减少,她说的言论,仍在很多人心中回荡。

有趣的是,在电影《夏洛特烦恼》中,也有类似的情节,“王老师”,他在学生秋雅的婚礼上,被一群多年不见的学生围绕,一副桃李满天下的景象。

但是,在师生相认的时候,他辨认学生的方法,是依靠家长们给自己送的礼物。

中学老师公开羞辱家长挣得少:当名利入侵学生教育,会有怎样的危害?

陶行知曾经说过,“教育者应当知道教育是无名无利且没有尊荣的事”。

但可悲的是,不管你承不承认,“名利”早已深入教育。当校园沦为教育者争夺名利的“战场”,学生便自然成为了他们争夺名利的工具和筹码,背后滋生出来的便是一系列教育寻租和教育腐败。

今天talk君想跟大家分享来自一刻talks讲者、“福娃”之父韩美林的演讲:“名利”教育会毁了我们的下一代。

中学老师公开羞辱家长挣得少:当名利入侵学生教育,会有怎样的危害?

韩美林,奥运福娃之父

我们都是苦出生的穷孩子,我这个初中就上两个月我就参军了,一直到现在国家培养我,现在是到这样的话,就是我不客气讲,我们属于栋梁级的人才,为什么我认为这个环境很培养人。

启蒙教育太重要了我一参军的时候就跟了一个司令员,我不到13岁,跟着牵马、送信、站岗、端饭、洗袜子、洗裤头,什么都干过,我是这样上来的一个孩子。

55年考上中央美术学院,到了文化大革命成了特务,成了反革命那时候我里通外国反革命分子出监狱不久,他找了我来,他也够大胆的,我也够大胆的,不过那时候我不敢说什么,我们铺了一地画。我就送他的画,我们成了这种关系。我们一生难交几个朋友。

台湾两岸的那个叫什么,两岸什么会了,是吧?头一个陈长文,是吧?他说第一个就让韩美林去台湾,这个琼瑶也说了,第一个让韩美林去台湾。同志们不让我去,你怕我叛变了回来怎么办,回不来怎么办。实际上我能叛变吗?我是共和国培养的。

全世界都知道,我的手指头这个筋是挑断的,画画的那个挑筋,让你画。但是我当时就是这样的,剁得手的菜花都手指头都是重新长的。但是到现在还是担负着国家栋梁级的任务。解放军三军的服装,就是现在970架飞机的改造,恨不得都是咱浮现奥运。阎老师在这儿坐着,我在这儿说是班门弄斧了。但是从我这个角度来讲,刻的、雕的、印的、染的、画的、写的、布的、木头的、狮子的、草的、金属的,我什么都可以适应,这就是这个环境培养的关系。是吧?

但是从来也没有,也不骄傲,我在香港举办我个人画展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请了这么一个明星我就没想着他那个墨光眼镜就没摘下来,他那个头就没低下来。我就想着我怎么,凭什么要巴结你,是吧?他就没低下那个头来,你想这样的艺术家他能,就像现在导演,我经常不客气跟你们讲,一弄就是像这样造谣文学,我们造谣美术,造谣戏剧,造谣歌曲,是吧?同志们,我认为现在来讲的话,举办这么一个我认为是很有必要的。我们必须要一个国家打败靠文化,一个国家兴旺也是靠文化,你没有家你光曲艺不行,曲艺是耍贫嘴子。是社会治理就是,我们这些人都是那么谦虚,哪儿培养的。我认为基础教育、启蒙教育太重要了。

我认为从前我对中国、对老师、对母亲最敬重的三个,是吧?因为一想着祖国就知道我们,我是解放前参军的知道这个共和国来之不易。所以听着这个,我们这个今天的解放,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才得到今天的解放。这句话我听了以后就难过,就刚才我说我牵马,我12岁不到13岁,我当那个通讯员给司令员牵马,这匹白马后边跟着两个小马,我这么一个小孩牵着个马,我的褂子是S型的。为什么?最小的褂子我都穿得跟袍子一样,我这么S型的扎着个腰带。

那个马走得比我还快,我哪儿走得动,这么一个孩子,司令员,勾着我这个皮带上来吧,小韩上来吧,就坐着那马,那马一蹬我们跑起来。前边一个大白马,后边跟着两个小马,一白一红,你说那个谁的,瞧这一家子真神气。这东西在革命队伍里长大了以后就是受罪,就是挑掉中坐了监狱,也不忘这个共和国,也不忘这个共和国的土地的,也不忘这千百年来受苦受难的中国人。

同志们,你们今年下乡下场,我们叫大风车,也都知道我们这个大风车,我们今年四十年。我们第一站就是阎老师的故乡烟台、文登、蓬莱,第一站就是蓬莱,第二站到了烟台,后来沿着这个黄县潍坊西南,后来我们下到全国,现在下到全世界。

我们去了非洲,去了欧洲,去了日本,去了印度,去了尼泊尔,我们还要到加拿大跟那个爱斯基摩人一起做托生度去。这个下场、下乡下到外国去,甚至我现在我敢说,没有这个土地,没有这个地球的人民,没有人民丰富的生活,没有我们千百年来这个历史,就没有韩美林,他不会骄傲。所以再好的条件下,再什么的条件下,都知道自己,像刚才一样,蔡志忠在那站着以后,那几乎你一拳能把他打倒那么柔柔的、弱弱的,但是你可能发现他硬硬的,都是硬重复,不来软的。

在这个今天,在这种情况下,什么妖魔鬼怪都有,为什么呢?这个我刚才谈的教育,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母亲不能把我们的孩子培养脑袋瓜里天天产业化,天天是钱,这样的话就毁了我们的下一代。那我们要给下一代留下一个路,让他们走,我们不能让他像没有文化中华民族是一个文化大国,而且是一个文化教育大国,所以说我感到我永远和你们促进这教育,我这画不卖,全部送给国家,献给国家,因为这个咱们都是报答之心、报恩之心,死了也带不了坟里去。所以我感到这种教育,我感到我们今天这种会要下去,专门抓住这样一些艺术家,让他给大家讲讲他是怎么过来的,我们这个民族是怎么过来的,我们怎么受到的屈辱。是吧?在80年来讲,第一个中国人到双子座去,去搞展览,几千平方米的房子韩美林展厅,韩美林在那干什么?想到回来第一个中国青年报采访我的时候就说,祖国你快快富强起来吧。

但富强起来以后那么你可能最近一个新闻,我难过得不得了。就是广东去吃那个穿山甲,穿山甲一涂就是一个团,抱着那甲片。结果那有钱的人就吃这个大的,没想到吃个大的怎么打也打不开,怎么捅也捅不开,最后烧红了那个铁棍子烧它,烧它也不开,就把它添到火里去烧,烧也不开。铁棍子打就是不开,然后那几个暴发户就说了,算了就吃这个二的吧,就吃这个二的。

吃到这个二的时候,那个开了,死了。死了以后里边一个小的穿山甲,这就是我们最大的爱-母爱,没想到在一个动物身上,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对我韩美林刺激多么大,甚至我感到,蔡志忠也是,他宣传的是什么?就是一种爱,这个爱是一种升华的东西,跟人类和动物不一样,就是因为他知道他爱,爱一切,爱这个世界。我们给这个地球留点命吧,我们这个地球活不了一百年,我们六十年我们的土壤就没了,我们的石油还有三十来年就没了,我们的天然气还有不到五十年就完了,我们不给后代留点东西吗?是吧?

我们还有后代,我们还有未来。我假如我们这个地球想活下去的话,我们说实在的,我们就得给后代留住,给未来未来留住。今天这个活动特别赞同,聊得真正的自己,真正的自己什么?要对这个世界告白。谢谢。

下载“一刻talks”App观看更多视频~

责任编辑:

tag标签

本文网址:http://zhgzxedu.com/xinwen/5409.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