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全球教育网> 新闻> 本文

学校发生肺结核疫情后,这位校长获刑

发布时间: 2020-08-18 13:29:30      来源:网络      作者:黑龙江省阿城市

原标题:学校发生肺结核疫情后,这位校长获刑

学校发生肺结核疫情后,这位校长获刑

2019年12月3日,崇实中学实验室已封闭多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江山 文并摄

7年来杜润拴一直在上诉。今年已78岁的他,头秃了大半,一条腿也慢慢不好使了。

他曾是山西省原平市民办学校“崇实学校(又称‘崇实中学’)”的董事长兼校长。这所办了14年的学校已于2013年9月被关停,3300多名学生、教职工被遣散,杜润拴及家人被刑拘,他本人也因“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这一切的源头,始于一场始料未及的学校肺结核疫情事件。自2012年5月14日该校发现6例学生感染肺结核以来,截至2012年12月,该校累计发现198例疑似肺结核病患者。

杜润拴希望了解清楚的,肺结核疫情应该由谁承担责任,还有自己当年垫付的200多万元治疗费用,究竟应该由谁承担。这些问题他至今未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在一审判决后,杜润拴曾经3次提起上诉。案件经过原平市人民法院3次审理,仍维持对其犯“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原判。2019年10月10日,对于杜润拴提起的最新申诉,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裁判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了此前对此案的刑事判决,并发回原平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目前此案仍在搁置中。

校长是否应为肺结核疫情负刑事责任?

在杜润拴的印象中,刑拘来得十分突然。2013年6月,学校放暑假后,他从北京看病回来,突然被原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在被刑拘期间,他听说,自己一手创办的崇实学校被关停了。

这所民办学校坐落在原平市崞阳镇,在当地因“管理严格”小有名气,小学部和中学部的约3500名学生,均采取封闭式管理。除九年制班级外,还有几个补习班,其中不少慕名前来的外县学生。一些名声响亮的老师班里能塞进60-70人。

在杜润拴印象里,这也许与1年前一场在崇实中学突然暴发的肺结核疫情有关。但当时他并未感到十分紧张,“因为一切都是按照程序来执行的”。

据他回忆,2012年5月14日,学校一名班主任向他报告,班里有学生疑似感染肺结核,他们去和校医商量,随即上报疾控中心,配合教育局、卫生局开展防控工作。

这场肺结核疫情持续了大半年,感染人数不断增加。据公开文件,截至7月19日,该校累计发现23例结核病患者;截至9月3日,确诊结核病患者达到63人。这一数字直到当年12月才稳定下来,疑似肺结核病例达到198人,这所学校未发现新的肺结核患者。在杜润拴看来,到他被刑拘的时候,事态已算基本平息。

同时被公安机关带走的还有在崇实中学帮助办学的杜润拴大儿子李勇、二儿媳赵东霞和女儿杜咏梅。杜润拴告诉记者,在被刑拘的75天里,他们无法会见律师。

2014年4月,原平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杜润拴犯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万元。

在起诉书中,原平市人民检察院对杜润拴犯这项罪名的指控是:“2005年至今崇实学校配套设施一直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原平教育局多次下达整改通知书,但被告人杜润拴和李勇从未认真执行整改意见……”

另外,原平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中还写道,“2012年5月份,原平市崇实学校陆续发生结核病疫情,由于该校班容量长期超标,人员拥挤,通风条件较差,造成疫情蔓延扩散。截止(至)2012年12月份累计发现可疑临床表现者198人,已确认结核病患者104人,其中重伤6人,轻伤7人,81名学生休学一年,疫情发生后一百多名家长多次到省、市及国家计生委等地上访,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直接经济损失5492390元。”

原平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新华记得,当年5月15日,自己接到报告称崇实中学发现5例结核病患者。学校是传染病防控的重点,平时疾控中心都会十分重视,但5月份出现的这几例结核病患者,在医院登记时,都没有如实反映自己是崇实学校的学生,“有的写成’等实中学’,有的填写电话是空号”。等接到教育局通知,确定5例病例均出自崇实中学时,已经是5月14日了。

王新华接到报告后,和原平市卫生局、教育局的相关人员立即赶去崇实学校。根据《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他们先在患者所在的班级进行筛查,发现新病例后,将筛查范围扩大到同一教学楼和宿舍楼楼层的师生。

他们共为453名师生和39名食堂炊管人员做了PPD试验(结核菌素实验),发现其中一个补习班的学生PPD强阳性很高,有21例疑似肺结核患者,于是连夜去向卫生局领导作汇报,组织医疗队进驻学校。

5月18日上午,原平市教育局、卫生局随即在学校召集学校全体员工大会,决定从当天下午开始崇实学校全校师生放假,利用两天半的时间对学校教学楼通道、水房、宿舍等公共场所彻底消毒、通风。

3天后,原平市成立了崇实中学结核病疫情防控领导组,由时任原平市卫生局局长李海军担任组长,主要负责控制这场肺结核疫情。

当时担任初三某班班主任的薛老师告诉记者,当时他班上有4名疑似肺结核学生,因为在第一次筛查时检查出PPD强阳性,当即就请假治疗了。他记得,从那时起学校购置了消毒灯、消毒液,每天早晚各要消毒一次;每个教室都配备体温计,每天学生要进行晨检午检。

在2014年法院作出第一次判决后,杜润拴3次提起上诉。2016年5月,山西省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判处被告人杜润拴犯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在杜润拴看来,这场在多份文件中被定性为“公共卫生事件”的传染病疫情,为什么会为他安上“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罪名。

2012年7月,杜润拴的二儿子杜永聪代表崇实中学和王新华参加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结核病预防控制中心组织的“学校结核病疫情分析研讨会”,在那场会议发布的《调查报告》对疫情进行分析时,称因“同一学期内,短期内出现23例病人,其中肺结核18例”;“班级聚集性和宿舍聚集性明显”,根据《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试行)》,判定为一起学校结核病公共卫生事件。在会上全国有5所学校因发生和崇实中学相似的情况作了报告。

杜润拴认为,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具体负责组织突发事件的调查、控制和医疗救治工作”。“公共卫生事件不是责任事故,学校不是主要责任主体,我和我的家庭不应是赔偿义务主体。”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讲师简爱认为,根据刑法138条关于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规定,如果直接责任人员履行了报告义务或采取了相应措施,那么就不构成本罪;反之,如果未及时上报、拖延隐瞒而导致了重大伤亡事故的,根据刑法应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就犯罪主体而言,校长作为学校行政部门的负责人,且对校内教学设施情况和疾病预防和发生具有核查、上报之责,因此可成为本罪的“直接责任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研究中心主任吴丹红在一次论证会上表示,学校是一个主管部门,但是主管部门不只有学校,一共有四个部门,卫生行政部门、教育行政部门、医疗卫生机构,第四个才是学校。在现行的法律框架下,这些机构要各司其职。学校的能力是有限的,它报告了就认为它已经履行了义务,那就可以认为不构成这个罪名。

中国法学会法律文书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张泗汉教授则认为,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原意是明知校舍、包括教育教学设施存在重大隐患,不及时报告,不及时采取措施,结果导致人员重大伤亡。但目前没有证据说校舍存在安全隐患,结核病是怎么得的?不是因为校舍不安全因素造成的,这个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在一审判决中,判定杜润拴犯“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要依据之一是忻州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6份重伤鉴定文书,被鉴定对象均为崇实学校的患病学生。

杜润拴对这些鉴定文书提出质疑。其中在一名女孩的鉴定文书中,专家会诊意见认为“前期手术与结核感染有因果关系”。但他当时查询该学生病历显示,当年5月她因突发阑尾炎进行了阑尾切除手术,当时医院的肺结项目检查并未发现她患结核病,直到当年8月30日才发现首次患病。

对此,记者联系了忻州市公安局,该局刑事技术处法医的答复为:根据2013年8月29日至31日专家会诊意见,出具了鉴定文书,对14名学生的身体损害情况做出了鉴定。鉴定的主要依据为:第一,办案部门确定该起事件为刑事案件;第二,刑事案件中对于造成十几名学生身体器官遗留中度或重度功能障碍的后果,需要进行鉴定;第三肺结核病为结核菌传播,符合鉴定条款中生物性损伤致人体组织、器官结构轻度或重损伤或者部分功能障碍或严重障碍的比照条款。

对此,简爱表示,当事人如果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要求被告人和辩护人在庭审质证中提出质疑。

目前,杜润拴已向法院申请重新鉴定,但法院尚未对是否同意调取病历、是否同意重新鉴定、是否同意鉴定人出庭作证作出正式回应。

学校发生肺结核疫情后,这位校长获刑

2019年12月3日,杜润拴站在崇实中学大门前。

哪方应为肺结核疫情买单?

让杜润拴感到困惑的,还有哪方应该成为肺结核疫情赔偿主体。

杜润拴告诉记者,在肺结核疫情蔓延时,他组织过学校班主任去医院、患病学生家里探望,还给部分家庭500元左右的慰问金。此前在对全校师生进行肺结核筛查时,疫情检查费用共48240元,也由学校支付。学校还曾给部分患病学生的家长出借了一笔款项,如今只留下了一堆借条,前后加起来也有25万多元。

2012年5月,教育局要求崇实中学先行垫付学生的治疗费200多万元。杜润拴向记者出示了一份2012年10月由原平市信访联席会议办公室发布的《原平市崇实中学结核病患者费用补偿方案》。该方案确认,补偿责任主体为“原平市崇实中学”,对患者的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等进行补偿,补偿费用由市财政先行垫付。

2012年7月5日,在他参加的一次原平市政府召开的专题会上,其中包括“教育局负责对肺结核患者治疗费用的落实,指定专人与崇实中学、医院、家长沟通,确保患者医疗费按时足额到位”;“崇实中学要积极主动,负责患者治疗费用,否则,教育局可采取一切行政手段保证救治费用到位”。

记者搜索当年关于这起肺结核疫情的报道,其中大部分涉及家长学生质疑学校瞒报、未给予足够补偿等问题。

一些家长向媒体反映,对补偿方案并不满意。“这份协议只是对孩子的住院治疗做了补偿,而大人的误工费、孩子的精神损失费等均未提及,另外孩子能不能正常升学就业都是问题。”

一份忻州市纪委驻教育局纪律检查组2013年1月15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记者反映原平市私立学校崇实中学学生群体感染肺结核事件,原平市教育局、市政府只给了每位感染学生5000元的补偿,没有人公开给个说法,没有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没有对感染学生集体有针对性的医疗方案,都是学生自行就医”。

该《调查报告》对此情况的答复是,崇实中学根据市政府2012年7月5日第22次会议纪要文件精神,先后对16名住院学生进行医疗费垫付共计401866.7元。2012年12月学校又筹备100万元送到教育局用于困难家庭的补偿款。2012年11月20日原平市政府已出台了《原平市崇实中学结核病患者费用补偿方案》,拨出专款400万元,对患者予以补偿。“截至调查之日,共与44名学生家长达成补偿协议。”

在杜润拴看来,“这笔钱不应该由学校出”。他援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六条规定,“建立突发事件应急流行病学调查、传染源隔离、医疗救护等有关物资、设备、设施、技术与人才资源储备,所需经费列入本级政府财政预算”。但他曾经去教育局了解过自己这笔资金的走向,对方并未给他明确答复。

原平市教育科技局时任纪检组长李万军告诉记者,崇实学校拿过的那些钱,后期已经满足不了家长们看病的需求。最后原平市政府花了大约三四千万元,“全市各部门各单位都进行了投资”,才让事态基本平息。

与肺结核疫情一起扩散的,是家长的紧张情绪。在2012年这场肺结核事件爆发后,李万军接手了这件事的善后工作。

他回忆,当他参与时,患病学生家长已经开始去北京上访,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有好几个晚上,他和同事不得不堵在火车站,劝阻家长前去太原、北京上访。去北京上访的人数多时有四五十人。

在李万军看来,后期随着一些家长渐渐要求越来越多的补偿,这场因学生感染肺结核导致的舆情事件慢慢“变了味儿”,“不仅仅要求是看病的问题,他们已经把这个病扩大化了”。

疾控中心主任王新华告诉记者,部分家长不满于原平市的医疗水平,提出要去太原、北京看病,一些家长认为自己感染了肺结核,不相信PPD试验,坚持要做CT甚至“核子”筛查肺结核。

他回忆,为了满足家长的要求,曾经出现过一段混乱的情况,“他们什么时候要看病,拿多少钱,都给他拿,打个条子就能拿钱”。原平市政府成立了一个“善后办”,让家长到医院统一看病,由政府统一报销,才慢慢规范了。

在杜润拴收集到的一份《崇实中学肺结核患者信息统计表(211例)》的名单里,详细列出了当时患病学生、家长、炊事员、教育局负责通知的干部等治疗情况和卫生局、教育局、善后办付费情况。表格显示,从2012年5月至2013年12月,共有211例肺结核患者登记在册,但表格并不完整,只显示部分人领到了教育局或善后办的抚慰金,其中有登记的补偿金额最多的患者得到了26万余元。

一名要求匿名的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当年他们上访的主要原因是“一开始政府没有按国家的规定提供治疗费用”,为此他们只能追着政府管这件事。“因为学校毕竟是学校,是教育人的地方,不是治病、防疫的地方,需要各部门通力合作。”

他的孩子当时被查出结核性脑膜炎,属于比较严重的情况。前后进行腰穿16次,后来去北京309医院才治愈,为此休学了两年,他们前后花费的医疗费用大约20万元。他表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已经得到补偿了,不想再回忆,想起来闹心得很”。

希望摆脱这场肺结核的阴影

事件一直持续到2013年春,杜润拴回忆,虽然部分患病学生家长依然在向政府反映问题,但学校已慢慢步回正轨。

当年5月,崇实中学仍在正常招生。杜润拴说,因为2013年学校中考成绩不错,他们招到了500多名学生,并向他们收取了部分学费和宿食费。

但他们等来的却不是新一学年的开学人潮,而是被吊销办学许可证的通知和自己的牢狱之灾。

在李万军看来,学校在疫情暴发第二年的突然关停,与时任忻州市委书记董洪运接待一批上访家长有很大关系。

在当地媒体《忻州日报》2013年7月3日的报纸中,记载了董洪运对此事件提出的五点意见,包括“立即启动调查问责机制,对这起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要一查到底、严肃问责”“对崇实中学校舍容量、卫生管理等各方面办学条件不达标的问题,原平市政府要责成教育行政部门按照有关规定和要求进行严格检查,督促学校彻底整改,限期让其达到规定标准和要求”。

李万军告诉记者,2012年8月原平市教育局曾向崇实学校发布文件,“责令该校今年停止招生”。那份文件给出的理由是,“2012年5月10日-6月5日,我局对全市民办学校统一进行了2011年度年检评估,根据年检评估得分汇总结果及崇实中学发生肺结核传染病事态发展状况,经原平市教育局局务会研究,崇实学校定位不合格学校。”

对于“停止招生”的建议,杜润拴认为只要整改完成就没有太大问题。李万军也承认,尽管教育局发出“停止招生”的通知,他们当时的主要目标还是敦促崇实中学积极整改,早日恢复办学,“因为如果不继续办的话,学生去哪儿?老师怎么找呀?”

当时在学校管理后勤的李勇回忆,在教育局的监督下,他们整修了不少地方,比如在水泥地面贴上防滑垫、购买消毒器械等,前后花费了约200万元。在第二个学期开学前,李勇还应教育局的要求将“办学启动资金”310万元转入教育局的账户。在他看来,这意味着教育局批过了他们的整修,办学依然能正常进行。

但事件急转直下。李万军说,当时董洪运对此做出了5条口头命令,其中有一条是“吊销办学许可证”,是由市委通知教育局的,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无条件执行”。教育局吊销学校办学许可证,将杜润拴交的310万元教学保证金作为“归还已招学生学费和宿食费、遣散教师五险一金”的费用使用。

但对于杜润拴及家人受刑拘一事,李万军表示并不知情。据媒体报道,董洪运已于2015年8月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后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目前记者联系原平市公安局、检察院了解关于此事的具体情况,均未得到明确答复。

在这次肺结核事件中,受到牵连的不只有杜润拴一家,李万军告诉记者,在忻州市纪检委介入调查后,23个教育局、卫生局的相关负责人被免职或受到相应处分。

2013年9月5日,原平市教育局成立清算工作组,把崇实中学的物资拉到遣散人员流向较多的原平市第二中学,杜润拴的儿子李勇和儿媳参加了清算工作。

但杜润拴告诉记者,此笔费用到目前仍未结清。李万军告诉记者,他会督促原平市第二中学尽早归还相应清算款。

6年来,杜润拴很少回到这个自己一手建起的学校。如今校园各处长满了荒草,教室门上贴的封条都已在风雨中剥落,一些寝室门上的玻璃窗还贴着当时住宿学生花名表,字迹已经褪色。只有当年学校的保安队队长受杜家人之托依然守着学校。

让他感到遗憾的是,这所1999年成立的民办学校,是他在退休后付出心血投资修建的,但当时他还没来得及作正式告别,学校就突然关闭了。

一些当时患肺结核的学生,也在这两年陆续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许多家长已不愿回忆起那场肺结核事件,一些家长告诉记者,孩子至今仍然没法摆脱肺结核的阴影,身体一旦有些小毛病,他们就担心害怕。有的孩子至今不敢告诉学校、工作单位自己曾患过肺结核的事实,“怕被别人看不起”。

张红告诉记者,回想起对肺结核事件的处理,她感觉不够“公开公平”,因为至今她仍没看到一份明确的文件,公开整个事件的处理结果。

杜润拴还在为这场官司奔走,希望能有朝一日能摆脱这场肺结核的阴影,继续他的民办教育事业。

责任编辑:

tag标签

本文网址:http://zhgzxedu.com/xinwen/4049.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