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全球教育网> 新闻> 本文

北京高校毕业“寄”:教授变身主播、搬运工,有学生收到了床

发布时间: 2020-07-17 09:41:28      来源:网络      作者:河南省邓州市

原标题:北京高校毕业“寄”:教授变身主播、搬运工,有学生收到了床

画面超温暖!特殊的“打包员”,特殊的毕业“寄”

“卓然,这本《西方哲学史》要吗?大学英语课本还要不要?”7月15日下午,在中国人民大学一学生宿舍内,该校哲学院院长臧峰宇、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徐飞等一边整理行李,一边与视频那头的哲学院毕业生王卓然确认,哪些东西需要帮他寄回家。

身在安徽老家的王卓然盯着臧峰宇教授递到镜头前的一本本书、一件件衣服,不时回答“要”或者“不要”。

当拿起一本《马克思政治哲学引论》时,臧峰宇教授替王卓然做了决定,说,“这本书是我写的,我给你装进行李,留个纪念。”王卓然欣然应允。

北京高校毕业“寄”:教授变身主播、搬运工,有学生收到了床

臧峰宇在与王卓然通过视频沟通哪些物品需要寄送到家。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程婷 图

不一会,王卓然的行李物品就被装进了一个个印着“中国人民大学2020届毕业记忆”字样的纸箱。在打包完毕的箱面上,老师们还用心写下了“青山一道,风雨共担”的句子,以及王卓然的名字。

北京高校毕业“寄”:教授变身主播、搬运工,有学生收到了床

中国人民大学的老师们正在打包王卓然的行李。

自6月下旬以来,类似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北京各所高校上演。

6月17日,在北京市召开的疫情防控第122场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说,各在京高校(含高职),全面停止春季学期学生返校工作。

6月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李奕表示,“根据这次疫情暴发的基本判断,在9月份开学之前,彻底完成环境检测和消杀、同学们再次返校的可能性很小。”李奕要求,各高校打包、邮寄毕业生行李时要充分考虑学生诉求和感受,做到“一人一策”,避免工作简单化、一刀切。

今年毕业季由于已到校学生少、学生行李多,很多高校都像中国人民大学一样,发动了大量的教职工来帮学生沟通、清点、打包行李。不少平日里或幽默或严肃的教授化身“网络主播”,跟毕业生连线确认要邮寄的物品,然后又充当“搬运工”将毕业生的行李、毕业证书等一一寄出。

其中,北京工商大学甚至通过搬家公司,帮一名身患残疾的毕业生将在校期间定制的双人床送到了家。

教职工变身“搬运工”,上演最美毕业“寄”

中国人民大学2020届毕业生行李打包及寄送、寄存试点工作于6月24日正式启动,学校党委书记靳诺、校长刘伟当天到行李打包现场与学生视频连线。

该校今年有近8000名应届毕业生,寄送毕业生行李的工作颇为繁重。因此,学校各个学院都号召教职工参与到毕业生行李寄送工作中。

“商学院面向全体教职工发出动员倡议后,第一时间就有70余位老师踊跃报名,加入到‘爱心毕业寄’志愿者服务队。”中国人民大学一位老师介绍。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中国人民大学了解到,自6月24日以来,该校从知名教授到青年教师,从机关干部到后勤职工,从教师辅导员到学生志愿者,纷纷化身“主播”和“搬运工”,像臧峰宇、徐飞这样与毕业生连线对接,进行行李寄送的教授很多。

北京高校毕业“寄”:教授变身主播、搬运工,有学生收到了床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宿舍楼前摆放着毕业生行李专用车。

北京高校毕业“寄”:教授变身主播、搬运工,有学生收到了床

中国人民大学校园内等待寄出去的行李。

北京高校毕业“寄”:教授变身主播、搬运工,有学生收到了床

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生的行李箱上贴着“战疫同行再书华章”的标签。

截至7月15日上午9时,中国人民大学共代理或协助4115名毕业生同学打包行李近5万件,后勤集团及各学院暂存行李1.8万件。全校62.1%毕业生的行李打包工作已经完成。所有毕业生的行李打包寄送工作预计会本月之内完成。

类似的,北京科技大学也组织了1000余名教师员工为毕业生进行离校手续办理、证书证件邮寄、在校图书代还、毕业生档案整理和个人行李打包寄送等工作。

北京理工大学5929名毕业生中有5118人同意由学校代搬行李。为此,学校发动了2339名教职工与在校学生,共打包了40676件毕业生行李。

在北京工商大学,6月22日一天,160位教职工历时13个小时打包、邮寄了2600余个行李。该校物理系教授陈晓白两天核对了147名毕业生近千件行李物品,并做到了无一错误。

随着毕业行李,多所高校还为毕业生一同寄去了定制版文化衫、毕业纪念章、纪念册等礼物,让未能返校的毕业生们感受到了来自学校的温暖,留下了毕业季的美好记忆。

不论是三千本书还是一张床,都能寄送到家

高校的毕业生们,少则已在学校呆了三年,多则呆了八九年,行李都不少。清点、搬运毕业生行李实则是一项非常繁重的工作。但不论有多少行李、不管是什么物品,只要毕业生希望能够寄送到家,大部分学校都尽力办到了。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毕业生普遍书籍量大,该院的老师曾用一整天的时间为一名博士毕业生整理了52箱、共计3000余册的书和4箱生活用品。在没有电梯的情况下,该学院的老师们还组队结伴,肩挑手搬,接力完成了一名硕士毕业生近20箱书的整理搬运工作。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学生公寓也多没有电梯,但自6月8日开始、通过20天时间,该校为1629名毕业生完成了10799件行李的搬运托运工作。

“单人行李最重的540公斤,单人最贵的运费为2552元。”北京外国语大学后勤党总支书记潘华珍公布了两个特殊的数据。

北京工商大学甚至帮一名毕业生将一张双人床送到了家。

“我们学校经济学院有名毕业生因脑瘫而身患残疾,在校期间学校给安排了单间,并允许搬进一张双人床,方便家人照顾。”据北京工商大学党委副书记张德玉介绍,寄送这名毕业生定制的床一度难到了学院老师。由于床属于特殊物品,快递公司无法邮寄,最后经协商,直接联系搬家公司进宿舍帮忙把床运送到了毕业生的家。

“学校的体贴细致让我非常感动,老师们帮忙把宿舍所有的物品都一一邮寄到家,无论是大是小。”事后,这名学生说,“我从视频里看到老师们为我的行李去沟通、商讨、联系,这是我在北工商四年学习生活这幅画卷最美的结尾。”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

tag标签

本文网址:http://zhgzxedu.com/xinwen/3409.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全球教育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全球教育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最新文章